米先生

她盼城市永远光亮,不让悲伤登场。

纪念碑旁
有一家破旧的电影院
往北走五百米
就是南京火车西站
每天都有外地人
在直线和曲线之间迷路
气喘嘘嘘眼泪模糊
奔跑跌倒奔跑
(来自网易云《南京city》评论)

突然想起一些事

今天突然有人提起你,我突然又想起你了,我突然又想起了2013年的冬天,我带着一身雪冲到你的身旁,你笑着帮我拍掉肩上的雪,记忆力的你的笑容还是很真实,时间把你笑容后面的场景,虚化成了我最喜欢的光影的样子。
为什么在很多重要的事件中,我们能记得的,却只有一些无关紧要的细枝末节?可就是这些无关紧要的小动作、气味、语气词,像一只柔软的手,轻轻地攥紧我的心脏,那时候的一切感觉都随着这些细枝末节重新活了起来,仿佛此时此刻灵魂仍然寄居在那个矮小的身躯中,仿佛我只是稍微一抬眼,左侧的余光还是被你满满占据。
可是我快不记得你的模样了。
那鲜活得不容忽视、挡在岁月的镜头前的主角的脸反而变得模糊。

网干酒醉,洗脚上床,哪管门外有斜阳。

生活是苦难的,我又划着我的断桨出发了